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石家庄交通事故律师 > 律师文集 > 交通法规>正文
分享到:0

  武汉明确闯黄灯违法 罚款百元扣3分

  每天过马路,面对红绿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但是闯黄灯也能属违法?近日,浙江嘉兴发生的全国首例闯黄灯行政诉讼案终审判决,状告交管部门的闯黄灯司机败诉。该案引发网友热议,不少武汉车主发帖询问:“闯黄灯到底违不违法?会被电子眼拍吗?”昨日,武汉市交管部门明确给出说法:闯黄灯违法!

昨日下午5时40分,汉口建设大道江大路段,路口黄灯下,有些车辆仍旧前行。 记者 金思柳 摄

  闯黄灯被罚状告交管

  2010年7月20日,嘉兴海盐县居民舒江荣驾车闯黄灯,并在几天后收到交警部门的罚单。舒江荣以处罚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、无法律依据为由把海盐交管部门告上法院。一审败诉后,他提起上诉。今年4月6日,嘉兴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行政判决,认定上诉人闯黄灯属违法行为,驳回上诉。此案一出,也在江城掀起了轩然大波,不少武汉市民网上争论“闯黄灯”是否会被电子眼拍,甚至还有网友晒出了因“闯黄灯”被交警处罚的例子。

  武汉市闯黄灯比较普遍

  昨日,记者在武汉街头走访调查发现,闯黄灯的现象普遍存在。在黄灯亮起时,有的车主会自觉停车。但是也有不少车主呼啸而过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在建设大道与解放公园路交叉口实地观察,发现每个黄灯转红灯的短短数秒内,总有那么一二辆车掐着时间通过。随后,记者又踏访了解放大道等多处路口,均发现了闯黄灯现象。记者采访了多名车主,他们均承认有闯黄灯经历,有的甚至天天闯。

  对于闯黄灯是否违法,一半以上的受访对象还是说不出来。采访中,大多数市民表示是“酌情”闯黄灯。开了3年车的李小姐表示:“现在武汉的红绿灯都读秒了,数字显示4、3时,时间充裕,我就会快速过去,但是,如果预计马上要转红灯了,我会停下来”。

  武汉交管:闯黄灯“罪”同闯红灯

  据统计,城市道路交通事故1/4发生在路口,而路口发生的交通事故90%以上是违反信号灯造成的,其中包括闯黄灯。

  昨日,武汉市交管局事故处副处长陈建华介绍说,黄灯是一种过渡信号灯,起到警示作用,提示驾驶员信号即将变换。按照规定,黄灯亮时,已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可继续通行,未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应停在停车线以内等候。因此,机动车闯黄灯也是交通违法行为,处罚标准与闯红灯相同。

  “黄灯闪时已过停车线的继续通行,没过停车线的禁止通行。如果黄灯已闪,你还没过停车线但你还是通过路口那么就违法了,交警现场发现可按‘不按信号灯指示通行’处理,罚100元,扣3分,”。不过,“我市电子眼目前对闯黄灯的车辆一般不拍摄。”

  市民:黄灯应该在三秒之上

  西安市民李明说:“黄灯亮时只是个过渡期(临界点),我认为不应该罚,但作为司机也不能硬闯!交警也不能为之而罚款!比如很多地方半夜路口红绿灯关了,只留个黄灯你说不开过去吗?没有红绿灯,开过去吗算不算“闯黄灯”,有些东西不能太过于认真!”

  西安市民施涛说:“黄灯不应该是三秒,该长些,这样才能少避免事故发生,黄灯是过渡,而不是禁止,罚款不应该吧?最多给个警告!虽然闯黄灯不适合,但是如果速度减不下来,还不让过,出事故谁负责?我是一名驾驶员,经常遇到这种情况,不过速度快减速轮胎抱死,车子都会横向马路上,不危险吗?为什么在初学驾驶的时候,驾校不教这方面知识呢?”

  司机:信号灯旁应该有计时提醒

  司机王师傅说:“关于司机通过十字时的规则,我们的交通法规中有个矛盾的规定:一方面要求减速慢行,一方面又要求快速通过。当然可以说是在减速慢行确定安全的情况下快速通过,但在瞬息万变的交通路口,这样的要求合理但很难做到。正是信号灯设施上的不完备,使得司机在快速通过路口时存在技术上被迫‘闯黄灯’的可能性。”

  司机邹师傅说:“如果交通信号灯旁有计时提醒,则司机大多可以判断出车辆进入路口时信号灯的状态,提前做好准备,但是如果信号灯旁没有倒计时提醒,在快速通过路口时,很可能当司机看到黄灯亮起时,车辆虽然尚未越过停车线,但已经非常接近停止线,即便是紧急刹车,车辆也会越过停车线,不得不被动‘闯黄灯’。”

  黄灯起警示作用

  网友“光芒集成吊顶 ”提出:“黄灯能冲的话,不就是绿灯吗,那还要黄灯做什么啊?”“狐狸与狗”也表示:“武汉现在大部分路口的红绿灯都可以读秒,司机可以预估到绿灯何时变黄,设置黄灯还有什么意义?不如取消。”

  “如今的驾驶员普遍缺乏安全意识。闯黄灯的事屡禁不止,把黄灯取消了,就少了一个违规的机会,多了一分安全。”还有一些网友表示,一些学校、部队等门口有闪烁的黄灯,但车辆也可以通行,如果闯黄灯违法的话,“闪黄灯”可以走又算什么?

  对此,陈建华表示,《道交法》明确规定,交通信号灯由红灯、绿灯、黄灯组成,红灯表示禁止,绿灯表示准许通行,黄灯表示警示,在路口的交通信号灯应该是缺一不可的。同时,司机闯黄灯时一般都是有所顾忌的,如果取消黄灯,那没有一个缓冲的过程,事故会更多。

  对于“闪黄灯”,陈建华解释,持续闪烁的黄灯是闪光警告信号灯,提示车辆、行人通行时注意瞭望,确认安全后通过。“闪黄灯”和黄灯亮起是不一样的,黄灯亮起是路灯变红灯的中间过程。

  闯黄灯,违法不违法?

  正方 不缺“明文规定”

  “法无明文禁止即自由”各方并无异议。争议在于何为“明文规定”。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规定,除法律另有规定的情况以外,车辆、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。据此,在公共交通领域通行自由受交通信号限制的法律是有明文规定的,而如何确定交通信号含义是一个技术问题。

  在道交法所确定的以信号管制交通的语境之下,除信号灯允许通行的车辆以外,就是信号灯禁止通行的车辆,在逻辑上没有第三种可能。根据道交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一款,结论只有一个:绿灯亮后,可以通行;黄灯亮后,尚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不得通行;红灯亮后,所有未过路口的车辆均不得通行。

  道交法中“黄灯表示警示”,而实施条例规定“黄灯亮时,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”,有人认为两者矛盾。但所谓“警示”,必须是一种内容明确的指示,而上述法律中已授权国务院作出具体规定,因此两者之间不存在矛盾。张国华(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)

  反方 地方法院无权解释

  道交法和实施条例均未明确将“闯黄灯”行为界定为违法。行政机关作出“闯黄灯”罚款并无法律依据。

  法庭采取“反推”方式判案,针对实施条例中“黄灯亮时,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”的规定,推出法规“未明示”的含义是“未通过停止线的车辆禁止通行”。

  中国是成文法国家,法官无权创设法律。行政处罚涉及到行政权力对公民财产和自由的限制和剥夺,应严格遵循处罚必须有法律明文规定,而不能通过反推的方式创制新的规则,此类“新规则”层出不穷将影响公民对法律的预期。

  “闯黄灯”应从道交法中“黄灯表示警示”的含义去探究。“警示”和“禁止”明显不同,其含义应当是驾驶人遇黄灯应高度注意通行安全。

  当然,法官如果认为法律条文的含义不明确,应当依程序向有法律解释权的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申请解释,并根据解释作出判决,而不是在涉及到权力机关对公民处罚这么重要的问题上擅自解释。杨华云(媒体人)